服務電話:400-9155-919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現實無藥神 降低醫療成本靠新技術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發表日期:2018-07-17 15:42:52 瀏覽次數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《我不是藥神》是以徐崢為主演的最新電影在全國火熱上映。這部電影講述了一位以走私印度仿制的抗癌藥物的店主,憑借這些藥物來幫助一批身患白血病的患者,可是卻最終卷入了道德和法律的巨大漩渦中。這部電影是依據真實發生的事件改編而成的,對于熟悉醫療行業的人來說,都知曉影片內的藥企原型,也就是來自瑞士的諾華公司與格列衛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3.webp.jpg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部電影的上映,也讓一個爭議性的話題進入了大家的視野:藥企為了經濟利益而讓藥品價格高昂,與癌癥患者尋求生存之間的矛盾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藥品的定價是一個復雜的問題,電影出來后也有很多文章進行了分析,這里不再多述。但另一方面,我們是不是有一些技術和資本的手段,可以幫助降低藥品和醫療服務的成本,改變這種殘酷的格局呢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中美跨境孵化器Crossover Hub(聯跨工場)的創始人陳潔表示,降低成本確實是很多醫療公司的方向,以AI、大數據為代表的新技術正在提升醫療研發效率,另外中美兩地在醫療上的合作,也為更平民化的醫療服務帶來了突破。Crossover Hub專注于生物醫療和環境方向的投資,并幫助項目在中國落地或找到合作機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開發新藥是一項漫長而且低效率的工作。數據顯示,所有進入臨床試驗階段的藥物,只有不到12%的藥品最終能夠上市銷售,而且一款新藥的平均研發成本高達26億美金,這讓藥企不得不抬高價格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要在自然界無數種物質中找到一種能治療某種特定疾病的物質,大多數情況下科學家需要擴大篩選對象以期邂逅目標分子,在同一時間進行數以百萬計的試驗。陳潔表示,目前越來越多的公司嘗試利用人工智能開發虛擬篩選技術,以提高篩選的速度和成功率,從而降低成本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除了藥品研發,還有很多其它技術也能降低醫療服務成本,畢竟藥品其實只占總體醫療成本的一小部分,是醫療費用昂貴的一個側面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陳潔例舉了一些數據:中國如今整體的醫療費用中,住院仍是主體,占了總開支的30%左右,然后是門診和處方藥費用,分別占19%和18%左右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如果可以用一些先進的健康管理技術,降低住院率,可以從根本上解決醫療費用昂貴的問題。這也是從以前的被動治療,向主動健康管理的轉變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3D打印技術也可以降低醫療費用的成本。一可以根據患者的骨骼結構,打印一個與原來差不多結構和形狀的鈦合金膝蓋骨來植入。這樣一可以延長使用周期,二是對患者來說更舒適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以前這樣的醫療配件需要從國外進口,現在則可以在國內打印。國內外3D打印技術的差距不大,相對來說成本會降低很多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從去年開始,中美的醫療實驗數據開始嘗試共享,而且在《我不是藥神》上映的同期,CFDA發布了《接受藥品境外臨床試驗數據的技術指導原則》。政策下發后,不僅會帶動國內新藥審批的速度,更會縮短國外新藥進入中國的時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根據西方國家的專利保護法,藥物專利的生效期起始于藥物的發明之日。一種新藥從發明到通過臨床試驗上市需要相當長的時間,這就導致企業的專利保護期限縮水和價格上漲,而任何能縮短整個過程的手段,都能在一定程度上降低藥品價格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陳潔認為,數據共享中最關鍵的,是實驗資料格式也是統一的,這就省去了很多文書工作,也會清除一些法律法規的障礙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資本市場也可以起到加速作用。陳潔表示,“國內對醫療項目的估值更高,所以融資比較樂觀,這可以從資金端推動醫療研發的速度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還很看好“舊藥新用”里的機會。所謂舊藥新用,是指挖掘已經過了專利期的藥品的用途。他舉例說,哈佛公共衛生院在研究肺部疾病時發現,一種治療骨質疏松的藥可以治療慢阻肺,而且已經過了專利期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改變一下這種藥的送藥方式,就可以治療慢阻肺。這樣做的成本會低很多,因為前期的研發已經完成,而且藥品的安全性已經被證明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認為,國內研究藥物的時間比較短,所以舊藥比較少,但美國的藥品各類比較多,“這是一個不錯的投資方向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無論如何,對于醫療這樣的行業,即使是很小的進步,也可能撬動數十億美元的市場,更不用說還可以因此拯救處于痛苦與絕望中的患者。無論是在技術上,還是在市場合作上,我們都看到了很多希望改變醫療現狀的努力,這是值得慶幸的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來源:3D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国产免费av